西堤红山

  这两天上网找了找最近开盘的新房,看到了“西堤红山”,我只能说这个楼盘实在太棒了,在1、2、7、9四趟地铁线所围区域的正中间,离4号线也只有2公里,对面华联,旁边n多医院和学校,房型有许多90多平米的。价格嘛,1万7,目前买不起,但是真的很划算了。推荐有购房需求的人认真考虑一下。
  发现买房子,交通一定要绝对方便,否则人生会少了许多乐趣,比如我。不过,我还是愿意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去多思考一些赚钱的方式的。话说一辈子真正能随便蹦达的日子没多少年,一睁眼一闭眼的。
  给自己一个期限:30岁前,把思路活跃起来,更多的结识比自己年长十岁左右的朋友,摆脱孤僻的性格,了解若干个行业、各类人群,探索出一些赚钱的思路并切实的执行下去,即使完全失败了,伤痕累累了,也要让命运判自己死刑,而不是自己给自己判。

健忘

  自从休年假旅游回来这两天,发现自己超级健忘,不完全列举如下:

  1. 替我表哥开的发票,一直找不到,后来才发现拉在车里了。
  2. 还是发票的事,从公司叫了个快递,把发票寄出去,后来才发现忘记写收件人姓名和手机号了。然后给快递公司打了n个电话才把信息补上。
  3. 把一盆(确切的说是一瓶)花带回家,第二天早上才发现忘在车里没有拿到屋里。
  4. 早上把垃圾袋拿到车里,准备路过垃圾箱的时候扔掉,结果一直忘记了,直到晚上同事蹭车发现副驾驶有个黑色的袋子,幸好里面只有干果的壳,没有可以发酵的东西。
  5. 忘记练琴了,只好跟老师发邮件推迟一周。
  6. 经常性的忘记手机放在哪里。
  7. 最后一点,很惨很惨,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一只手托着一堆东西,忘记mp3放在最上面了,然后在弯腰的一瞬间,mp3摔到了地上,两个按钮坏掉了。

险情

  昨天开车的时候,因为自己注意力不集中,险些酿成大祸。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路口等红灯,因为灯时比较长,所以把手刹拉上了。这时突然来了条短信,我就回了一下,刚按完发现远处的灯已经变绿了,于是准备踩刹车、松手刹、挂D档。谁知一脚踩到了油门上,还踩的异常坚决,而且顺道挂上了档(实在是太分心了)。于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推背感,觉得像要被人扔出去一样。不过条件反射在这一瞬间起作用了,我的右脚很神奇的在零点几秒内踩到刹车,把车停住。当然,最大的功臣还是手刹了,后来想想车并没移动几厘米,否则前面的车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现在发觉手动档有点好处了,虽然人们总嘲笑它在起车的时候有熄火的概率,但在我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由于左脚没踩离合,是挂不上档的,也就不存在隐患。
  看来以后还是要再小心一点。

西红柿炒鸡蛋

  当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我们会有更多的机会回到从前:下厨房炒几个菜,黄昏站在窗前看外面小朋友的玩耍,晚上打开收音机听听久违的节目。
  对于西红柿炒鸡蛋,我有着很深的眷恋。父母年轻的时候炒的味道,和现在炒的味道是不一样的。我小时候吃到的鸡蛋是比较大块的,而且一面会有点褐色,这是因为火比较旺的缘故。道理很简单,双职工太忙了,想想每天带两个班、教四节课、做三顿饭、批一晚上作业和备一周末课的感受吧,我不确信我能像我妈妈那样把这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现在回家,感觉西红柿的汁液会经常渗入鸡蛋里,这是因为炒菜时放的油少了,父母现在吃饭,大部分是青菜豆腐,我知道他们不是为了省钱,因为等我回家的时候总是给我做大鱼大肉,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说我其实也爱吃素的,他们才恍然大悟,买些西兰花之类的细菜回来炒。
  再说说我自己炒的感受吧。我喜欢的西红柿炒鸡蛋是这样的:有葱花、有汤、鸡蛋成块但要嫩、西红柿切小的滚刀块。但事实上炒成什么样子会取决于我的心情。当我心急的时候,鸡蛋会很容易成型,但西红柿往往炒的一团浆糊,这是因为当炒西红柿之前,油锅里的温度还不够,这时下西红柿就变成鸡蛋煮西红柿了,不容易熟,而且没口感。有时候想省点油,就导致鸡蛋没有铺开,只得把鸡蛋用铲子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视觉效果很差。
  最后,天津人做这道菜喜欢放糖,据说是为了中和酸味。但我个人感觉,能只用葱和盐就把酸味遮住的效果最好了,但如果没有多年的做饭经验,恐怕就只能带架天平来配菜了。

eyou同事聚会

  半年一度的eyou研发部前同事聚会,昨天在渝信的长安大戏院店隆重召开了。
  菜还是一如既往的辣,我记得最温和的就是豆豉鲮鱼油麦菜和口水鸡了。
  谈到股市的感受,sjg引用了神七的名言:“我已出仓(舱),感觉良好!”
  handaoliang依旧比较Y,而且是由内向外体现出来的气质,绝非一般人可以模仿。
  第一次看到xjb,体态跟我有一拼了。
  最后又提及到eyou内部员工之间的私生活比较复杂的问题,(以下文字需付费才能收看)xxxxxxxxxxxxx。

墨菲定律

  今天在工作中遇到一些问题,解决后总结如下:
  任何服务都没有文件系统靠谱。
  任何“稳定”的、被认为没有出错概率的环节,都是可能出错的,而且一旦出错,就像911事件一样,无法迅速挽回,甚至预案都没有。
  总有一些事情,得出一次错才能免疫,就像水痘一样。我们祈祷它一个星期不会犯错误,就默认了第八天会犯错误。
  说到这里,想起了伟大的“墨菲定律”,感觉这个定律就是上帝专门用来诅咒我们用的。比如我以前的某同事就被一根很有气质的铁棍墨菲了一个包。

日照


  上周末去了日照玩,途中过境青岛。拍了一些照片,放在这里了。
  日照的海鲜还不错,严重推荐万平口的海浪花饭店,价格便宜量又足。青岛是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因为夜晚太安静了。

炒豆合作社


  晚上去了宽街附近的炒豆胡同吃了鸡翅,饭店的名字叫作“炒豆合作社”。这看起来是一家或几家民宅改装而来的,开店的是几个北京年轻人,风格很酒吧,价格适中,环境也还不错。很多细节做的很好,比如一对鸡翅会用两支带木柄的铁钎子串好,架在一个小铁桶里端上来;有空调;菜单也是手抄的,上菜速度挺快。门口的吧台附近有只性格很内向的棕色小泰迪狗,被大家当猫养着。
  吃完饭去对面的台球厅打了会儿球,一个小时十一块钱,玩了四局,都是决战黑八,不过一比三输掉了。那个台球厅很通风,虽然有人抽烟也不会觉得闷。

梦游

  昨天一个大学同学在MSN上问我:“你是不是昨天夜里给我打电话了?”我很诧异,于是检查了我的手机,发现在凌晨4点多的时候确实有个给他的已拨电话。可是:
  那个时候我在睡觉,而且我用任何简单的方法都无法给他拨出电话,除非是输入全拼。更重要的是,我夜里睡觉时,手机都是锁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