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心写一篇语无伦次的博客

一周前,范雨素火了,一个曾在民办学校教过书,现在在北京做育儿嫂的,比我大十岁的大姐。多数人赞叹她的文笔,少数人被她的经历惊艳或同情。我是多数人,羡慕她想到就做到,失去了不悲天悯人,又能把整个生活像流水账一样铺在纸上。

想做就做,很难,高不成,低不就,永远好高骛远,永远无视着身边的美好。就像买房,就像工作。是世界变了,还是身边的人变了,还是我变了,不知道。

年少时,踌躇满志的妄图改变世界,至少,也希望随心所欲的获得自己想要的,物质或精神层面的。人到中年,发现逃避容易,“放下”难,保持现状容易,突破现状难,哪有那么多顺势而为,看起来都是逆流而上,何必为难自己,随波逐流最好。

现在的我,陷入了一种不能自拔的绝境。是因为自己的记忆力太好了吗?记住了太多年少浪费掉的时光,没有来得及培养就被社会抹平了的兴趣爱好,失去的机会,曾经年轻的自己。是因为难以消化别人的爱吗?各种给予我的能量,总觉得是一种负担,给不了别人的能力,总觉得是 一种负罪,找不到可聊之人,又是一种寂寞,去找发现同好的空间,却已不是同龄的世界。

我甚至不能确认内心的美好是什么,就像不知道如何许一个即将到来的生日的愿望。算是孤独吗?

论持续交付我只服西贝

西贝对客人的承诺是25分钟内上齐所有的菜品。昨晚和家人在西贝吃饭,点了份烤羊排,上菜的时候听小哥说赠送的小菜没了,我随口说那要不赠送点别的吧?这时从身后窜出来一位口齿伶俐的小妹:“您看咱家酸奶挺好喝的,要不给您上三杯吧。”我心想这服务员权限挺高啊,三杯酸奶45块钱呢。后来又看到这位小妹不断的在每个桌附近扫描大家吃饭的进度和未上的菜品,然后小声的用对讲机催着菜,活脱脱一个乙方的项目经理。西贝在北京开70家店了,算是经营很健康的中餐连锁了,相比楼下的东方饺子王,股东易主后我已经无力吐槽。

ps:在健身房满头大汗休息的时候,用来码字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啊。

今天开始组织团队的月度总结会

以前团队规模不大不小的时候,每个月的交流会总觉得缺乏目标而没能坚持。本周掐指一算,团队加上实习生已经有二十六名同学了,顿时感到压力倍增,意识到管理并不是自己想一出是一出,而是需要上升到服务的层面,大家关心什么,需要什么,不能只能由我来上传下达。

大家的表现真是不错,虽然每个人被限定只能分享三分钟,但大家准备的都还很充分,并且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真是后生可畏!

我也需要变得更加优秀,才对得起大家的努力。

梦见自己和老婆住在湖边的一个小棚屋里,屋子比水面要低。一个周末的清晨,我被奇怪的声音惊醒,感到非常烦躁,拉着老婆冲出了屋子,之后发现整个屋子,还有整个村落,都被大水吞没了,而且还在不断的向上涌来,我们一直向对面的山上跑,一直跑到她的亲戚家,家里人和颜悦色的接待了我们,发现大家都很安全,就安心了,外面的雨一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