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去哪里赞美生活?

2012年的时候我写过一段文字:“在微博上嬉笑怒骂,在朋友圈里赞美生活。”

2016年的时候,终于搞明白写这句话时的想法了,“嬉笑怒骂”因为微博当时流量和活跃度最高,大家为了社交关系和流量而写,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反而朋友圈因为用户量少,活跃度一般,所谓的“批判”得不到及时足量的“拥护”,只剩下自己的小确幸可以写写了,于是形成了生活的碎片。
如今,微信从每个人的小房间变成了菜市场,直至突然某天我发现,无论批判什么,都会得罪朋友圈里的某些人。好吧那就把朋友圈当成赞美自己的工具,你不允许我自恋,可以不看我,不赞我,不影响我自我感觉良好。最后发现朋友圈变成了一个高效率的建立自我人设的战场,而战场上有些是不可以存在的,比如影响专家身份的low B行为,比如冒犯了朋友圈内其他行业专业人士的班门弄斧行为。

朋友圈已经取代了我开头那句话里”微博“二字的位置。那么那个新的自由自在的、类似2012年朋友圈的地方,可能就剩下Facebook了。乌托邦,没有名利,不焦虑,随意。挺好,别入华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