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家乡的树

  我对树有无穷的眷恋,绿色能给人一种生命的活力。
  这次回家,我妈说,西边的路快修通啦,我们去看看吧。我妈走路很快,连我都要稍微加快脚步才能跟上。那是一条40多米宽的大马路,在我家门口几百米的地方向北一拐,直通往北京。路边的建筑工人在用橡胶锤子铺着人行道的砖块,这就意味着,今年路就能修好。
  路北边号称要盖一座五星级大酒店,但我却感到有些惋惜:那块地上分明种着一大片杨树苗。我们迫不及待地走进树林,气温马上降低了好几度,吹来的凉风很熟悉,这是小时候春游的味道。斜阳顺着树梢钻进来,把翠绿的叶子镶上耀眼的金边。
  走出树林,四周都是各色的果园,苹果树、梨树、桃树的花朵都在绽放,很应景。花蜜如玛瑙一般,镶嵌在每簇花瓣间。再远一点,有的花已经谢了,花瓣散落一地,我妈于是想起了黛玉的葬花吟,不过花埋在土里真的不干净,我还是喜欢它们落在溪水里顺流而下,去看更多的世界。人生就该是不断去探索,不应设定某个终结点,因为静止是相对的,不进则退。
  我妈说现在提到自己的年龄,总是很失落,觉得自己一把岁数,除了把我和我爸喂饱以外,没做出什么丰功伟绩,其实她也有太多的理想本该去实现的,但受制于时代和环境,未能如愿。我听到这些就变得很沉默,我终于知道人为什么要沉默,我曾以为那是故作听不见或装深沉,其实我知道,说不出话的感觉是很无奈的。
  我赚钱只是为了弄个房子接父母来玩,但我不希望父母轻易脱离他们的环境而来陪我,那样太过孤单,于是我又想如果买个车能经常回家,就最好了。其实我回家多半是出于义务,我一回家,他们都会露出按捺不住的笑容,那种笑容是可以陪你入睡的。现在跟他们说话,已没有那种小孩子脾气,更像是同志式的友谊,我希望这种感觉可以长久的延续下去。
  时间是不可再生、不可逆转的,在还没来得及品味的时候,就又被它推着往前走。我希望自己能像一棵树,春天开花,秋天结果,笑对风霜雨雪,平静的面对生活。

《2008年家乡的树》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