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的司机

  今天,听说我表妹的学校天津师大有一名女生被两辆汽车撞死了。前阵子去看她的时候,还在天津师大的华苑新校区转了一圈,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马路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了,路灯很暗但路很宽,于是不难想象司机会肆无忌惮的在校园里疾驰,发生事故也就是迟早的事了。
  半年前母校南开的校园发生过一件挺著名的砸车事件,说的就是一辆小汽车在校园里如入无人之地,撞到了学生还撒泼耍横,于是围观群众几百人上前把车虐烂了。看了第一段后,大家应该很能理解他们的举动了吧?有人说,太愤青了,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事情不走极端是解决不了的。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天津。不少天津的司机经常抢红灯、轧实线,甚至轧着双黄线调头,只要他们认为这样走没有问题,就会这样走,对他们来说,所有的交通规则仅供参考。可能摄像头的数量再多些,会有点好处吧。

雨夜步行

  今天傍晚下雨,公交不好等,车更是不好打,于是从保福寺走到了魏公村跟朋友吃饭,随后跟朋友从魏公村沿往南一直走到了木樨地。在电子地图上实际测量了一下总长是13公里,想想从北四环走到长安街沿线其实也没有什么。三里河路非常安静,一直幻想能在那附近住,真是无与伦比的美丽啊。
  附之前暴走过的较长的路线:军博-天安门(往返12km),四惠-周家井(11km),呼家楼-静安庄(6km),木樨地-王府井(5.6km)。
  大家也晒下自己在城市里暴走过的经历吧。

10,000 BC

  昨天晚上看了《史前一万年》,感想如下:
  代表正义的原始社会野蛮人战胜了代表邪恶的奴隶社会野蛮人,说明一个好的团队很重要:半裸男主人公达雷同学拯救了处于低潮期的剑齿虎,使得后者对他产生了有效的回报,并取得了团队成员的信任;达雷首先对团队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要战胜共同的恐怖分子——外族,使得大家能够同仇敌忾;在执行力方面,达雷多次强调“fight as one”,也是讲究在协作中达到效率最大化。
  动物出现频率太低:猛犸总是成群出现,而且都一般大;剑齿虎就出现了几分钟,戏份太少;恐鸟还是满生动的,只是没见它们飞过。
  埃及广电总局可能会禁播此片,因为影片后半段疑似是埃及金字塔的建筑工地。其实我觉得更像玛雅金字塔,但是玛雅遗迹附近似乎没有这么多沙漠。
  

与表妹关于转专业问题的讨论

  我表妹今年上大一,最近考虑换专业。我听说后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我妈和我大姨也提起过类似的事情,但我肯定这个主意不是我表妹想出来的。
  表妹中学的时候很少接触社会,一心学习,性格非常单纯,且没有太多主见。就连高考报志愿也是我帮她估的分、挑的学校。上大学后依然如此。前两天她在网上跟我聊起转专业的事,说自己拿不定主意,于是我们交谈起来,大概的对话内容如下(我是A她是B):

  B: 我想转专业,比如金融,但没有特别喜欢的专业,感觉学什么都可以,只要有用。
  A: 其实你现在的专业(指软件工程)也不差,也挺有发展,当然如果有更好的可以试试,其实不太建议你着急转专业的。
  B: 嗯,我也刚刚适应这个专业的学习,不知道如果真要换了要适应多长时间,也挺想把这个专业学好的,但是还得努力,总之是信心不够。
  A: 以后打算考研还是出国?如果出国的话,计算机类的出国不太容易,金融也不容易。基础学科相对容易,但感觉你不适合学。
  B: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想如果考不到好的国外大学,就考国内的研究生好了。
  A: 是的,当然三年后国内形势还会变,所以不用想太远。而且转专业一般都是转院了,你比别人又少了一年基础学习。

  … …

  B: 计算机我接触的太晚了,不知道该学什么填补自己的空白。
  A: 你先想想,有什么是在大学里能学到,而别处学不到的?如果只是写两行程序,那不上大学也可以的,况且写代码不是大多女生的强项。
  B: 不知道。
  A: 我觉得大学能学到的应该是“程序员的思维方式”吧。你以后工作多半会涉足IT行业,但未必是直接写程序。在这个行业里,无论做什么,都应该遵循行业的自然规律,也就是说你必须对程序开发有较深的了解,这样你所做的事才是符合逻辑的。要想培养好的思维方式,数学得学好了,设计模式最好学学,再深入掌握C++或者JAVA这样的面向对象的语言一种。
  B: 但是老师上课不会针对这些讲的,他们只是把课本泛泛的讲一遍就下课了。

  … …

  B: 我决定不转专业了。终于解决了一件心事!
  A: 建议还是再听听其他人的意见?这样可以考虑的全面些。
  B: 其实我本来也不是很想转,只是被很多人提醒,心里有些矛盾,我只是想找个人说服我而已。
  A: 以后怎样发展,还是要靠自己拿主意啦。因为活的是否开心,只有自己最清楚。
  B: 也是,以前总习惯听长辈的,听惯了。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很差,想多锻炼一下。我感觉我就是太要面子了。
  A: 很多人都是为了面子活着,为了别人对他的评价活着,但是人的脸上并没有刻着自己的出身、收入、地位,所以不用太顾及别人的想法。

  … …

  感觉我对她还是有些心理暗示的,比如让她觉得转专业和出国很辛苦、风险未知和不值得。我一直觉得转专业的人都是异类,而且确实浪费了一年光景,还不如读个双学位。出国的事情,过两年她应该会做出更成熟的决定,所以现在先不让她分散精力。

灯光

  拧开台灯,把屋子点亮。
  如果在休闲的夜晚,嘴边没有零食,就去外面买些吧。天刚下过小雨,空气很适合奔跑。
  老式音响传来party animal的阵阵歌声,而且,今晚放了savage garden的animal songs,解散了那么多年,还是经常听到他们的歌。两个人的乐队比较不好,走了一个人,就必然解散了;不像westlife,同年出来混的,虽然现在剩下四个,还偶尔出来蹦达一下,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又刚刚发了新单曲《something right》,味道出奇之好。甜蜜的孩子的新专辑《水》也相当惊艳,号称制作花了五年的时间,绝对名不虚传啊,一派江南气息,严重推荐其中的《忆江南》。说到江南,想起南京,今天听说南京南部地区拆迁,破坏了一些古色,我不禁又忧国忧民了一下,毕竟去年坐9路公交最南只到过雨花台公园;还是很想去南京,但同时有时间有闲钱有情趣实在比较难,约个男性朋友去香山都曾被指为断背倾向,可满山的桃花又不只为了爱情而开。
  临睡前打开窗子,再吸收点氧气,今天是世界睡眠日,全世界都要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