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昨天,公司里面五月份过生日的同事集体开party,我也责无旁贷的加入了吃蛋糕的队伍。蛋糕很大,估摸直径半米,味多美的,四百多块钱。
  昨天下午北京下了很大的雨,我看到送货的师傅身披一件湿淋淋的雨衣,抱着用很大的塑料袋裹着的蛋糕盒,从电梯里冲出来,还是很感动的。前两周办理空运,空运公司的师傅也是赶下雨的时候才把发票给我送过来,因为只有这个时候的业务量比较少,他还腾出时间专门去看望了一个住院的老客户。
  晚上理发,由于空气很闷,我刚坐在那里,额头就出了很多汗,理发师问我,热了吧,还好你不是在我们老家,否则北方人更受不了。我问“您是哪里人?”他说“我是怀化的”。于是我跟他谈起我去年到凤凰和猛洞河旅游的经历。他住怀化西边,经常骑着大跨子到城里逛,技术熟的比大巴开的都快。山上有许多野猪和野鸡可以打,野鸡太多了,以至于一枪可以打下七八只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